黑恶组织向公司化隐蔽犯罪转变

时间:2019-08-15 13:30       来源: 新京报

  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后半程”;专家表示要注重扫黑除恶长效机制建设

  黑恶组织向公司化隐蔽犯罪转变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就此展开。目前,专项斗争已经进入“后半程”。在扫黑除恶第二年,深挖根治成为这一阶段的目标,“破网打伞”“打财断血”成为重点任务。

  黑恶势力的活动存在哪些特点?过去一年半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哪些经验?专项斗争的“下半场”怎么打?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访贵州省多,围绕冷林等12人涉黑案等典型案例进行采访,深入了解贵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经验和成效。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黑恶势力游走于犯罪与违法之间,活动逐渐趋于隐蔽,同时其组织形态、攫取利益的方式也在发生改变。专家表示,要注重扫黑除恶长效机制的建设。');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473874', container: s, size: '300,250', display: 'inlay-fix' }); })();

  扫黑除恶成绩单 截至今年2月底

  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1461个

  依法起诉涉黑涉恶犯罪案件12676起、69544人

  一审判决涉黑涉恶犯罪案件5561起、32663人

  扫黑除恶三轮督导情况

  第一轮督导

  概况

  2018年7月初至8月初,中央扫黑除恶第1督导组赴河北开展试点督导。8月底至9月底,中央扫黑除恶第2至第10督导组分赴山西、辽宁、福建、山东、河南、湖北、广东、重庆、四川9省市进行督导。

  成果

  截至2018年12月底,10省市均整改完毕。整改期间,10省市打掉涉黑犯罪组织100个,摧毁恶势力犯罪集团1129个,查封、冻结、扣押涉案资产49.43亿元,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2896件3021人。

  第二轮督导

  概况

  2019年4月初至5月初,第二轮督导天津、吉林、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广西、海南、贵州、云南。各督导组将推动办理重大涉黑涉恶案件、“破网打伞”、“打财断血”作为督导的重中之重。

  成果

  4月1日至5月17日,打掉涉黑组织85个、涉恶犯罪团伙915个。对已换届村“两委”开展回头看,共调整不合格村干部6143人。10个督导组共收到群众举报线索近20万条,有689名涉黑涉恶人员主动投案。

  第三轮督导

  概况

  从今年6月开始,第三轮督导北京、陕西、西藏、黑龙江、内蒙古、上海、江苏、青海、甘肃、宁夏、新疆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成果

  各督导组直接重点督办举报线索3910件。督导组进驻期间,11个省区市和兵团打掉涉黑组织54个,涉恶犯罪团伙606个。同时,推动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1892起,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490人,移送司法机关188人。

  “回头看”

  扫黑除恶第二轮、第三轮督导“回头看”拟于10月中下旬启动,纪检监察机关与政法机关将再杀“回马枪”。

  数据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微信公众号

  专项斗争为涉黑认定提供指引

  2017年1月,贵州省遵义市凤冈县警方对冷林涉黑团伙进行了抓捕,经过审讯、侦查后,2017年7月,该案正式被移送检察院。然而,接到该案的检察官潘志贵觉得压力很大,难点就在于如何认定冷林团伙涉黑犯罪。

  彼时,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尚未开展。对于案件中黑社会性质犯罪的危害性特征认定,以及涉案人员采取非法滋扰手段的认定,成了检察机关办案的“老大难”问题。

  “虽然冷林团伙对社会治安造成了严重影响,但界定该团伙对当地经济的危害让我们很纠结,包括他们在追债时采取的滋扰、跟随等手段的认定也很模糊。专项斗争启动以后,对涉黑、软暴力的认定清晰了不少,我们就觉得轻松了不少。”潘志贵说。

  无独有偶,贵州贵阳的江太国案件也存在类似情况。2017年7月,江太国团伙受装修公司委托进行追债,多人冲进债务人赵吉凤家中,在赵吉凤家待了4天,其间不停地辱骂赵吉凤。据办案民警介绍,当时赵吉凤曾报警,但江太国团伙称这是经济纠纷,民警无法处理,只能离开。

  2018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启动,江太国团伙落网。该团伙非法侵入赵吉凤住宅的犯罪行为被作为涉黑犯罪的行为特征证据。

  黑恶势力活动逐渐趋于隐蔽

  近年来,黑恶势力游走于犯罪与违法之间,活动逐渐趋于隐蔽,同时其组织形态、攫取利益的方式也在发生改变。